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三毛部落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1期
三毛部落
上灯记
0 疏雨淡烟
年饭吃毕,过江给父亲上灯扫墓。驱车至码头等渡船。春阳煦暖,江水碧蓝。江面波澜缓阔,远处水天相接。岸边芦苇苍苍,起伏不定。江中帆影点点,水鸟翩跹。
也只有在早春才能看到江水如此柔媚清澈,再过些时日,冰雪消融,春暖水涨,上游泥沙俱下,水质会越来越浑浊。“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望着这一江碧水,默默吟诵着这句初见便惊心动魄的词,咀嚼诗人诗心,不禁回味深长。还有那篇奇绝盖世的《春江花月夜》,似乎春天最大的好处便是要把人的那颗思心挖掘得淋漓尽致。思人,思情,思花,思草,思水,思风,思雨,思月,思尽所有可思之物。
本是沉闷无趣之人,但每到立春时节,便也止不住地春思袅袅,春心荡漾。只是从今年起,开始收了那份飞扬雀跃的心,更多了一分沉静与缅怀。因为此后的每一个春天,都缺席了一个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这个人,曾于一个春雨初歇的早晨,牵着我的小手,一高一矮立于门槛,望着院子里打落的一地桐花,教我背起了“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是他,使我第一次感知到了春天的韵味,文字的美好。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去年农历二月三十,他就这样消逝在了明媚的春光里。
此刻我在江的这头,父亲在江的那头。我在此岸磨砺,父亲已在彼岸长眠。阻隔我们的并不是这一江春水,而是那未知的无常。记得多年前的一个春天,父亲和母亲带着我和三个孙儿一起回故乡祭祖扫墓,也是这般天蓝如碧,春水如蓝,也是在这个渡口,一大家子翘首盼着渡船,想着江对岸的故乡已是桃花灼灼,梨花飘雪,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心情跃然脸上……到了祖宗墓地,三个大人在坟前焚香祈愿,三个小人儿却忙着追鸡赶鸭,在春光里追逐嬉戏,童心浪漫。那春意融融,儿孙绕膝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可为何仅十几年的光阴,便物是人非,流年暗换?
船载着我们过了江,一上岸,似乎便闻到了亲人的气息。到了墓地,看着父亲坟茔孑立,心里一痛,喉头哽噎,却硬是逼回了就要磅礴的泪水。父亲,您身边向阳的油菜都已开花了,如此春光明媚,我们不哭!我知道您最喜欢春天,您若泉下有知,必也会对着这般丽景笑看春花,神采飞扬。您的身边长眠着您的祖父,您的父母,您的哥嫂,您的姊妹,你们都是血脉至亲,定会互相关照,互相陪伴。以前是您带着我们兄妹给祖宗们扫墓,寻根问祖,追亲思源。如今我们兄妹俩又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给您扫墓,人生代代无穷已,含辛茹苦之恩,反哺跪乳之报。这一世世的轮回,莫不就是如此吗?都说世事无常,其实也是有常。
开始了祭祖仪式,昔日追鸡赶鸭的小童都已长大懂事,可以分担一部分工作,于是大人孩子分工合作,装灯、拣花、折纸、拆鞭,做好所有准备工作,便开始给父亲及故去亲人敬灯上花,焚香烧纸,磕头叩拜,最后燃鞭响雷。墓园里鞭声四起,花枝招展,青烟袅袅。十几座坟茔按仪式依次叩拜下来,个个汗流浃背,脱得只剩单衣。
返程路上,暮色四合,薄雾渐起,回头遥望,墓园灯火通明,五彩花枝随风摇曳。依依不舍与父亲告别,下次再见,该是清明了。
【作者简介】
疏雨淡烟,楚人。性静,喜文。有多篇文章被刊物选登。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