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2期
专题
共享单车没未来?或许是你的打开方式不对!
0 耿静

这是一个复古的时代,也是一个新潮的时代。这是一个怀旧的时代,也是一个创新的时代。旧物催新,“生活”在时代背景里变成了包罗万象的万花筒,而共享经济正在掀起一场持久的变革。
忽如一夜春风来,红黄蓝绿满街开。彩虹单车已快速形成一个行业,在资本寒冬中逆势走红,成为现象级的存在。江湖上纷争四起,有人说共享单车是一群疯子用不符合常人的逻辑强行推广出来的一个代步工具,有人说共享单车是一群有梦想且相信真善美的年轻人的理想载体,也有人说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理念下的变相圈钱模式。而在普通老百姓心里,共享单车是源自对旧记忆的重拾,是源自对新型生活方式的尝试,是一种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进步。
2016年共享单车被评为全球最伟大的发明,当然它比原来的模式就进步了一点点,但对整个社会而言,却有可能带来巨大转变。
对于这个野蛮生长的行业,大多数人持观望态度,却深得投资者偏爱。同样都是做共享单车,不同的定位模式和产品方案在实际中面临的情况也不相同,体现出一定的差异性。而这些差异,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公司在未来的走势和方向。
原来你是这样的摩拜单车

一年前,一个娇小感性的女生创办了摩拜单车,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共享单车”的风潮。“让自行车回归城市”这句充满情怀的口号成为单车回潮的第一批引领者,她叫胡玮炜,mobike的创始人。
摩拜单车可以说是中国共享单车的鼻祖了,自它诞生之初就承受着太多的不理解和非议,被贴上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悲情基调。同时也不合逻辑地野蛮生长着,摩拜单车通过7轮融资超30亿,震撼着不曾看好它的每一个人。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胡玮炜的童心未泯,她用了15天的时间,用自行车点亮一座城市。从最初零星的不起眼的小亮点,到最后群星璀璨,令人动容。
摩拜的诞生可以说是一种价值理念的引导与灌输。摩拜单车从一开始就定位于开放市场,充分地考虑到了环境的复杂程度、人性的复杂程度,以及用户的核心痛点。因此提供产品的解决方案也主要是围绕开放市场的定位来量身打造的。摩拜单车最高造价竟达6000元,平均造价3000元,这里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众总是吐槽摩拜难骑?因为贵,所以真的很沉。
在胡玮炜看来,商业模式比产品重要。摩拜单车提供的并不仅仅是一种新的单车产品,而是一整套从借单车到骑行到停放单车的新商业模式。正如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所说:“摩拜单车其实是一场城市运动,它拥有很多社会意义和社会价值,也有它商业的意义和价值。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相信,作为智能共享单车,其实它最后能推向一个更好的方向。”
“重就是轻,慢就是快,唯快不破”。不可否认,每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对原有业态的颠覆,遵循着“加速度原理”,摩拜单车仅仅用时两年,就通过与微信的合作,骑进了9亿用户的“口袋”。
一辆风靡全国的小黄车

ofo共享单车起源于北大校园的学生创业项目,是城市公共自行车的校园版,因为该团队的所有自行车都涂成了黄色,所以大家叫它小黄车。
经常有人拿ofo与摩拜相比较,相比更多情怀、更少商业的摩拜,ofo似乎多了些雄心,少了些“诚意”。事实上ofo和摩拜单车虽然同样都是做单车共享,但实际上两者在最初的市场定位是有明显差异的,因此提供的产品方案也存在巨大差异。相比摩拜6000元的不菲造价,成本不到300元的小黄车就显得没有诚意。没有摩拜坚固的结构,没有卫星定位实时监控,没有强制支付手段,可以说“漏洞百出”。而小黄车的价值理念不在于情怀,也不在于商业模式,而是回归单车本身。“随时随地有车骑”,它只是一辆单车。
不论骑行者人品端正或心怀不轨,从打开车锁的那一刻起,小黄车只是单纯地完成从起点到终点的使命,相比各种条件的捆绑约束,小黄车似乎更关注这段旅程,这也许比一元钱的收入更有价值。
小黄车自由且直接的价值理念颇受年轻人青睐,投放密度高、轻便好骑成为我们爱上它的理由,即使价格不贵,但是颜值够高,自拍好看,甚至还有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我的爱豆(idol音译)也骑它。
在调动民众积极性方面,小黄车颇有感染力。由于轻便价廉,损坏率也相对较高,很多年轻人高喊“让每一辆小黄车,都能被温柔以待”,甚至有人自发建立“关爱小黄车”群。
2016年滴滴出行、小米掷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小黄车,融资8轮超30亿元,成为行业内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助力小黄车走出了校园。
目前,小黄车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覆盖最广、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同时,小黄车提出城市大共享计划,把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出来的市民,将获得ofo平台所有车辆的使用权,以1换N。
ofo创始人戴威表示融资后将更好地建设团队、加强研发软硬件升级、继续扩张业务。戴威相信,终有一天,ofo 会和Google 一样,影响世界。
前有“摩拜”后有“小鸣”
 
从1元到5毛到1毛,摩拜、ofo、小鸣正在“三国杀” 。小鸣单车是目前共享单车领域单车投放量排到第三位的品牌,有着凯路仕20多年自行车生产经验和供应链支持,天使轮便获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
在小鸣的价值理念里,共享单车本来就是一件美好的商业。而不仅仅是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只是整个体系中的一小部分,单车更大的意义在于其背后的连接生活方式:骑行运动、低碳环保、时尚和休闲。
对于竞争对手,小鸣认为,摩拜之前因为对于供应链的要求过高,而不得不自建工厂。在这方面,小鸣背后的凯路仕可以作为其强大支撑力量。这一稳定性能也使小鸣成为政府最喜欢的一家共享单车品牌。小鸣CEO陈宇莹认为,这个行业未来一定是大玩家的市场,小玩家在供应链上会出问题的。
马云旗下蚂蚁金服站队永安行

面对“单车回潮”,作为国内最大公共自行车运营商之一、具备传统自行车背景的“永安”也没有按捺住,在2016年下半年介入了用户付费的共享单车业务“永安行”。
不同于其他共享单车平台,“永安行”主打的口号是“无押金”租车。永安行与支付宝芝麻信用合作,用户在绑定身份信息后,只要芝麻信用分超过600,就可以“无押金”租车。因此,支付宝数亿的用户中高于600芝麻分的这部分人群将有可能成为永安行的潜在用户群,而这部分人群已经达数亿。
同时,“永安行”还有一个主要的不同点,那就是它是以承包市政单车租赁业务起家的。事实上,共享单车的概念由来已久,在刚开始,还是由政府主导、分城市统一管理,之后私人企业介入、承包进行,再然后就开始了无桩模式。中国在2007年引入具有一定价值的公共自行车系统后,2010年,“永安行”就开始承担市政单车,并在之后实现了有桩共享单车和无桩共享单车的有效结合,至今已开展8年。据悉,目前,其共享单车总保有量160万辆以上,已覆盖全国212个城市,超过了全世界各国的总和。
因为永安,出行简单。永安行理念清晰,它尝试给民众灌输这样一个价值观:“不愿将就,所以永安”。
匠心出品当数小蓝

据坊间流传,目前最好骑的共享单车就是小蓝,因为它带变速。可想而知,小蓝的创造者是一个产品细节控。小蓝车产品质量好,损坏率仅千分之一,在一个月内北京的车数就持平摩拜。事实上,全国没有一个城市是小蓝单车率先进入的。但是小蓝善于从竞争对手手里抢用户,并且始终秉持一个原则就是车好骑。
“先赢不算赢,所有你为了速度而欠下的都会在后面加倍奉还。”这是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陈怀远在北京一场创客论坛上的表态。在陈怀远看来,要避免行业拐点到来时被淘汰就必须不遗余力地做好产品。“我们相信这个行业是有拐点的,而这个拐点正好在产品上,同样力度、同样价格情况下,用户必然会选择一个更好骑的车。”
轻运动是小蓝的品牌形象,也是小蓝最为核心的理念。“我们不想让用户把小蓝当成没有灵魂的工具,而是把小蓝当成爱好,当成一个可以寄托精神、时间、生活的平台。这是一个城市生活用品,你会利用小蓝车走出去,走到城市里去参与活动,享受城市的美好。包括社交,未来也会成为小蓝的内容。”小蓝单车CEO李刚这样描述小蓝的价值观。
拨云见日,作为共享经济体中的一股分流,共享单车风华正盛,但因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也面临着社会诚信、政府监管等方面的发展困境。这就要求我们对政府与企业关系、消费者诚信建设、金融监管以及如何重构政府、市场、社会三位一体的共治共享体系,做出新的探索和努力,为更多领域、更加细分的共享经济体系蓬勃发展,创造最佳的营商环境。
但可以肯定的是,共享单车让生活有了更高维度的畅想,它不仅解决了交通“最后一公里”,也打通了生活的“最美一公里”。倡导新型生活方式,引领骑行新概念。
我要飞天又遁地,也要住在你心里,不管怎么说,共享单车,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小时候乘着风,不分东西,像小时候我爸载我,不论归期。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