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2期
专题
共享单车一骑绝尘,赞誉与争议齐飞
0 刘元元

共享单车,一面国民素质的照妖镜
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火炎焱燚了。对老百姓而言,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小黄车、小橙车、小蓝车,扫扫二维码,一块钱甚至不花钱就能骑着单车买菜、兜风、逛公园……这样的出行方式,时髦又便捷。同时由于迎合了人们对短途出行的需求,以摩拜、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创业公司也被资本争相竞逐。可以说,共享单车的出现,点燃了资本市场的激情,马化腾、马云、郭台铭等大佬争先恐后进场砸钱,共享单车的风头一时无两。
然而作为新生事物,共享单车行业的阵痛期才刚刚开始,就如同其“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颜色一般,关于共享单车的讨论也是缤纷多彩。

“它们被剥个精光,被扔进垃圾箱,被挂上树,被点燃,被扭得不成样,被丢进水渠,被塞到汽车下,被堆在城镇外的汽车坟墓里。”针对共享单车在中国遭受花样残害,《华尔街日报》4月4日的一则报道下了这样悲观的结论:“如果你来生投胎做了共享单车,祈祷自己不要转生在中国吧。”
不得不说,随着共享单车在城市的风靡,共享单车屡遭破坏、私人化的现象令人扎心,共享单车从一种出行工具,变成一面“照妖镜”,照出了国民素质。
把共享自行车扛回家或锁进楼道里,把共享车放进汽车后备厢开到另一城市使用,把它加两把锁收归自己独享,把它粉刷成另一种颜色、加上儿童坐椅专用。又比如,把共享自行车砸烂的,拆掉车头、坐椅、脚踏的,把轮子卸掉的,把车子扔在河里的,把车子挂树上的,把几十上百辆共享车堆在废墟里无法使用的。还有人把坐椅上插上针,谁用就坑谁;郑州的大爷大妈们直接把共享车用绳子围起来,每次使用就交一块钱给他们……至于把二维码刮掉,把芯片损坏,拆掉号牌,简直就不值一提了。
4月8日,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路的ofo共享单车维修点,近万辆损坏的小黄车被堆放在马路边,覆盖长度约有300米。近二十位维修师傅在这里修理坏损的小黄车,他们早上九点开始工作到晚上六点。这些小黄车大部分都是遭到恶意损坏。
有句话说得好:“人性是个好东西,你利用人性,人性就会任性。”共享单车弱监督乃至无监督的运营模式充分挖掘了人性的阴暗面,可笑又可气。
目前,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南京等地已陆续发布共享单车监管规范,单车公司也开始出招,奖励“单车猎人”义工整治“丛林乱象”。然而更关键的是使用者,要负责任、不自私,乐于遵守城市规章。毕竟,科技实现了共享,但要让它健康成长,还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
“自行车王国”的人性化复兴

中国曾被称作“自行车王国”,中国人对于自行车有着特别的感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自行车不仅仅是一种代步工具,更是家庭富裕的标志,还作为结婚必备“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之一备受追捧。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自行车不再是奢侈品,大街小巷随处都能听到它清脆的铃声。那个时候,自行车承载着很多回忆——童年后座上看到的父亲那高大背影,和同学骑车回家时那一份难忘的友谊,载着恋人在夕阳下骑车兜风。随着汽车的普及,骑车出行的人数骤减,自行车甚至沦为“穷人的出行工具”。如今自行车可能不再是生活中必备的交通工具,但是共享单车带来的短途通勤的便捷、时尚的外观、环保的理念以及带给我们的回忆和情结,再次赋予了自行车新的时代意义。研究发现,共享单车在进入城市不到一年时间里,成为小汽车、公交、地铁外的第四种重要交通工具,实现了“自行车王国”的人性化复兴。
摩拜单车4月12日发布的《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白皮书》显示,共享单车出现前,小汽车出行占总出行量的29.8%,自行车只占5.5%;共享单车出现后,小汽车占总出行量比例明显下降至26.6%,而自行车骑行的占比翻了一倍至11.6%。
白皮书根据对分布在全国36个城市近十万名市民的调查统计发现,共享单车在城市中的蓬勃发展,为市民短途出行、通勤接驳、休闲游览提供了极大的便利,降低了市民对小汽车(包括私家车、出租车、网约车)的依赖——市民使用小汽车出行的次数减少了55%,降低使用黑摩的的次数也高达53%。
“以前,在我们说城市、骑行、环境的时候,总是会有人质疑天气、污染、道路等客观问题。但现在共享单车的风靡,其实验证了人们对城市骑行的向往和接受。” 700BIKE联合创始人张向东说。
吴晓波:共享单车可能是一个冷笑话

共享单车是2016年TMT领域唯一的亮点,不过现在看来,它很可能是一个冷笑话。
由摩拜和ofo发动的这场“单车革命”,其实与“共享”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它既非对社会存量资源的激活,也不可能带来所谓的社交增值,现在可能需要大家集思广益,替它重新想一个新的名字出来。
互联网经济最本质性的竞争模式之一,是认知领先和环境通吃,这也是美团、点评以及滴滴等公司为什么频出补贴杀招的原因,可是在单车市场上,环境不但不可能被通吃,更可能因进入成本的低廉而造成竞争秩序的彻底败坏。
看到网上流传的那些毁坏照片,我的直觉不是“这届人民不行”,而隐约认定这是同行主动破坏的结果。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家电、饮料以及网吧市场上的搏杀流血事件从未断绝。如果在某一天,看到单车公司员工当街对殴,互相指责,我一点也不会吃惊。
更令人怀疑的是,公共单车服务肇启于欧洲,我的家乡杭州是最早引入这个模式的城市,其运营本质是一项非盈利性公共配套服务。当那么多贪婪的风险投资聚赌于此的时候,初心扭曲,模式怪诞,已成一个不可救药的烂泥地。
一辆单车投放市场,如果能够绑定十个用户,押金收入就是2000元,而其制造成本会越来越低,单从财务模型上看,这也是一门现金流很可观的生意。如果他的介绍属实,那么,向城市投放一辆单车,其实是投放了一台流动的吸储机,单车公司迟早将“转型”为金融租赁公司。
在投资人的算盘中,与这一行业强关联的数据,也许是生产成本、维修成本、日骑率、单车押金绑定人数和投放饱和边界。
可是如今看来,对行业发展影响更大的倒是那些外部性因素,如产能过剩、进入市场的低门槛以及竞争者之间的道德底线低下,这些企业根本无法控制的不确定性,将让这一行业早早地陷入无序而无奈的泥潭。
唯一可能的拯救之道,是地方政府推出特许进入制度,先让竞争有序,再谋求可持续的共生性发展。如果这样的话,政策寻租和扩张瓶颈就又浮现为新的难题。
但是即便如此,公共单车的盈利模式仍然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一年以来的单车热潮,由盛而乱,似乎预示着互联网商业创新模式的式微,在IT工具日渐普及和免费化的今天,缺乏核心内容和技术支撑的模式创新已经险象环生。
ofo创始人戴威:分享经济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分享经济会渗透到更多的行业和领域,而且渗透率会更高。分享经济从两个层面上对社会资源进行优化,一是效率层面,比如自行车,以前买了以后就一个人骑,一天很长时间都闲置在那里,现在共享了以后,一个车可以供十几个用户使用,使用效率提升了很多。二是社会信任和人际关系的提升方面,分享经济让大众觉得个人的行动和态度都是相互影响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共同往好的方面发展变得非常重要。
分享经济虽然很热,但是不可否认,还处在发展的起步阶段。随着时间的推移,各个领域也会出现新的分享经济模式,从深度和广度来看,需要一些时间。希望分享经济可以从单车这个引爆点,实现全面覆盖。也希望到2020年,自行车在全球第一个能够真正成为人们只使用不拥有的东西。
但共享单车市场目前的发展也面临挑战,一方面是市场竞争激烈,另一方面是在推广过程中用户对单车的破坏。新生事物会遇到很多困难和挑战,因为它本身还不够强大,面对一个运转了很多年、非常成熟的社会体系来说,力量是有限的。但欣喜的是我们看到用户使用需求也是比较强劲的。
面对市场的“野蛮生长”,需要从三方面来做工作:政府要制定合理的监管办法,企业要增强线下的管理能力,此外用户要形成更加文明的用车行为。“这一定是三方共同努力的结合,目前我们也在积极跟政府合作,在某些方面达成一致。同时也去宣传、去推广文明规范的行为。”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