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2期
三毛部落
食草记
0 张生丽
前天在《豫记》上看了篇文章,名字有点长——《跟世界食疗鼻祖学养生,在河南春天吃什么》,得知这世界食疗鼻祖,原来是唐代的孟诜(shen)老先生。
这孟老先生还是我的汝州同乡,他写的《补养方》(后经张鼎增补更名《食疗本草》)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食补专著,里面早就告诉了人们该如何科学养生。于是我又赶紧恶补了一通有关孟老先生其人其书的知识。
孟诜不仅是当时的著名学者、医学家、食疗专家,他少年时代还是个“官二代”“学霸”,成年后进士及第并出任朝廷高官。
青年时代的他,好医药、养生之术,与名医孙思邈过从甚密,读书之余,常去山里采集草药,济世救人,晚年更是告老还乡,隐居故乡山林,专注养生食疗学术研究。
在唐代那个平均寿命很低的时期,他却活出了93岁的高龄,并且年老时仍健如壮年,他的养生经验是:“若能保身养性者,常须善言莫离口,良药莫离手。”
而这“良药”,居然都是田间地头寻常可得、既可充饥又可食疗的野菜植物、禽鸟鱼虫。
真是长了知识!
读罢文章,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莫放春秋佳日过,趁着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离开这雾霾笼罩的都市,飞奔回老家去吃草,嗷嗷!
于是,周六一早,顺郑尧高速,先去了宝丰的清凉寺村,游览了刚刚建成开放的“汝官窑遗址展示馆”。而后顺宝丰向我的老家汝州方向,经小屯、大峪,转上才修建好还未正式投入使用的林桐高速,一路游春赏景,返回郑州。
公路在层峦叠嶂间起伏穿行,看田野,麦苗正青青,油菜金灿灿,苍苍山岭上,几树向阳的杏花,簇簇然已经绽放,颇有些白头簪花的野趣和天真。
高速公路既是试通车,便没有太多的限制约束,行到一处桥头,看路两边尚未建起栏杆阻挡,便将车停到公路外面,下车去开挖野菜。
地头的蒲公英,已经开出了几朵金黄的小花。
每次看见蒲公英阳光般灿烂的花朵,我都十分喜欢,因为这是一味大自然关爱女人的苦口良药,对乳房痈肿有奇效。我有时会想,或许治愈乳腺癌的秘密,就藏在这棵普普通通的野菜里。
带着点低调灰色的白蒿,也在枯枝腐土的遮掩下,静悄悄地探出了茸茸的小脑袋,作为一味治疗肝病的药材,它已经老了,不过却正是好吃的时候。
俗话说“正月茵陈二月蒿,三月只能当柴烧”。在正月里,它刚刚发出的嫩芽,就是中药房里名为茵陈的那种,药性最足,等长到二月间,药性渐渐减少,采摘后裹上面粉做蒸菜,吃起来最是美味。三月以后,药和食都不适宜,只能砍了晒干做柴火了。可见,它是一味季节性很强的药材食材。
我还发现了几棵早生的刺角芽,学名叫做“小薊”的。一般它是在清明前后才冒出来的,小时候我最怕采它,因为它身上长满了扎手的刺刺。
记得小时候每到初夏时节,我爱流鼻血,外婆说我血热,每天下地回来,常常采些刺角芽带着,我鼻子流血时,外婆就将它的叶子揉搓成一团,刺儿都搓没有了,塞住我的鼻孔,然后再用一把新鲜的刺角芽,挤出小半碗青绿色的汁液,加点白糖,让我喝下肚里,凉血止血非常见效。
荠荠菜已经开花了,细碎的小白花摇曳在春风里。想起了白石老人那阕著名的词“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词是写“黍离之悲”,却总是令我读出欢喜来,可见情由景生,不过我始终觉得此荠非彼荠。
长老了的荠荠菜,吃起来滋味不太好了,但它可以用来熬水煮蛋,滋阴补气,治疗肺气肿和哮喘。
小时候,村民在清明节这天,会挖些长在坟头土上的荠荠菜,说用来煮蛋,药性最足,效果更好。读书时,看了鲁迅写的文章,说给他父亲治病的中医,开的药方上写着药引子是原配的蟋蟀一对儿,我才觉得村民说的清明节坟头上的荠荠菜,毕竟还不那么离谱。
挖着挖着,发现了一块豌豆田,太令人惊喜了,好久没见到有人栽种豌豆了,上次见豌豆田,应该还是在十多年前,我陪妈妈去婺源看油菜花,在油菜田里发现一片青灰色的豌豆苗。
豌豆幼苗掐尖,有一股独特的清香气,那年三月,和妈妈去四川玩,在成都吃火锅,菜谱上有它,点了一盘,妈妈很喜欢吃,说这她小时候吃过的美味,如今在北方的菜市场上,倒是难得一见。
盘子里这棵和“面条棵”有些相似的野菜,叫毛妮菜,麦田里很多,和面条棵比起来,味道稍涩,书上说它富含氨基酸和微量元素。
它伴生在麦田间,因颜色、株形与麦苗幼株相似,采摘时需要极好的眼力,一不留神就会漏掉。就是这种不起眼却生命力顽强的野菜,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和从前饥荒年成青黄不接时,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当然不能不提一下,我们在宝丰大营镇街边吃午饭时,门口推着自行车叫卖的这种“稀罕物儿”,红色桶里浸泡着的,是山民称为“绵枣”的特色吃食,它也是山上一种野草的根部,被挖出来后腌制而成,吃起来绵软蜜甜,十分可口,还清热去火,治疗咽喉肿痛,如果儿童或大人,不小心让鱼刺或麦芒卡住食道了,吃几粒这样的绵枣,立竿见影地有效。
我们买了一小塑料兜,当做零食来吃,一斤26元,想想山民采挖的不易,真心不贵哈。
晚上回到家中,我把采摘的青菜和野草,洗净盛放在盘子里,准备写这篇食草记。
我的外公、舅舅都是中医,在乡间悬壶济世,我自幼喜欢读中医药书,家里书架上有大学时代买的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翻出来再温习一下。
今天又从亚马逊网上购买了《食疗本草》一书,准备抽空好好读读,做个会吃草、懂养生的女人,其实这本书今天能被读到,也是相当不容易的,医学在古代是不入流的学问,远没有四书五经那般受重视,所以,孟诜老先生的著作,到了明末就失传了。
直到1907年,英国人斯坦因在敦煌莫高窟中发现该书古抄本残卷(现存英国伦敦博物馆),1911年起,日本学者狩野直喜、中尾万三等读到该书,考察、校定了该书,以《食疗本草考察》为名进行编纂,后传回中国,全书分两编,载药241种,是近代最早的一种辑本。
1980年秋,人民卫生出版社约请谢海州、翁维健、马继兴、郑金声等专家学者,根据中国学者罗振玉主编的《敦煌石室碎金》中转抄的《食疗本草残卷》及所收的其他资料,重新进行校辑,1984年书成。
至此,终于使世界上现存最早、在本草史上占有较高地位的食疗专著,以崭新的面貌,重新与世人见面。
田间地头,被我们今人视而不见的野菜野草,其实都是大自然母亲无私馈赠世人的宝贝,浩淼书海,祖先留传的知识智慧和精神文明成果,更需要我辈承上启下、发扬光大。屠呦呦先生从青蒿中提取治病救人的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天地之间,无无用之物,野菜野草,用心品味咀嚼,其实都是宝哦。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