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卷首语
这一年·关注
这一年·封面
这一年·地产
这一年·河南
这一年·阅读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7期
三毛部落
这个部落 这帮人 这些文
0 单占生

《时光是个老东西》前言

《三毛部落文丛》的第一本书《时光是个老东西》要出版了,同人们命我为这部集子写个序。我领命后问诸同人该写点儿啥内容,同人们说你看着办,爱咋写就咋写。给了这么宽松自由的写作条件,反倒让我感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遭遇这样的尴尬,没有自由,力争自由;有了自由,又为自由所困,为失去方向而感到莫名的惶恐与不安。也许,自由与规矩这二者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失去了哪一面,这二者都不能成立。尽管我们所处之宇宙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但我们在处理具体事务或研究探讨一些具体问题时,还是要首先给出一个范围,而不能没有边际,天马行空。
那么,在这个序言中,我又该说些什么呢?我想,尽管这个集子中已有三篇文章对“三毛文学部落”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说明,但我还是想说说我对“三毛文学部落”的认识,说说这个部落、这帮人、这些文。
我们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部落”这一概念与这个平台、这帮写作者的关系。在通常情况下,几位写作者有意要组织一个依托新媒体的团队,往往会给这个团队起个类似于“××社”的名称。从词源学的意义上讲,“社”这一概念与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与过去的存在方式以及当下团队习惯性的命名方式有着直接的关联。但是,这个团队最初的九位成员还是用了我国传统聚居文化中的“部落”为这个文学社团命名。为什么?几位当事人没有具体解释。但在我看来,也许团队成员在词语的感受上,认为“部落”更具有“一家人”的亲近感。那么,事实是不是这样呢?应该说,就我一路看过来的感受而言,事实也正是这样。
为了使我对“部落”这一概念的解读更有依据,我百度了“部落”这一词条。比较标准的解释都是部落成员的血缘相近,指由若干血缘相近的宗族、民族结合而成的集体。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上讲,此类组织首先是血统相近,有着共同的语言与文化,部族之间地位平等,设有部落执事酋长,但部落的公共事务则由部落议事会讨论决定。我把这些部落组成的主要元素拿来比照一下“三毛文学部落”,发现哪一条都可指向这个团队。所不同的是,这个团队的成员没有血缘关系,而是有共同的文学理念与文化精神。既然这样,我也就顺势要说一说这帮人、这些文了。
这帮同人共同的文学血缘是什么呢?就这些部落成员而言,这个看似复杂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很清晰,那就是大家都追求文学的纯粹性,换句话说,就是大家都想做纯文学。至于什么是纯文学,部落成员间也并没有明确的条文规定,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纯文学的认识,但有一点部落成员却有着较为一致的认识,那就是,文学作品首先要具有文学性的审美趣味。所谓文学性的审美趣味,在部落成员的意识中及笔下,首先是一种诗性。即在文学中要有一种诗的意味,要有一些诗的意境,要有一种诗人体味到“天国之极乐”和“地狱之大苦恼”的人性情感;文学要有鲜明的爱与恨,但这爱与恨绝不会来自个人的私欲,而是来自对人间生灵的大爱与大悲悯。其实,归结到一点上就是,以美为路径,去传播善,去追求真。如果我们重新回到部落的角度来看这些,我们似乎可以认为,这就是在这个部落成员间流动的血缘。他们在生活中,首先做一个真人,追求真实与真理,站在真的基点上来弘扬善,来追求美;而在艺术创造上,则通过美的路径,来传播善,来张扬真。
中国民间有句俗话,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饱含了中国传统家庭经验且富有智慧的俗语,其实也可以用于对这个部落的解读。这个部落最初只有九个人:陈逸墨、李玉梅、董晓敏、苏盢、杨凡、李啸、萍子、青青和张书勇。在春种夏耘的间隙,冻凤秋和单占生又走进了这个部落。这是怎样的一帮人呢?他们是记者、编辑、专业作家、文学学者、收藏家、企业高管和政府机关职员。应该说,他们都是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努力的人。据我所知,这帮在不同的岗位上干活的人也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即本分为人,努力干活,正经做事。也许,这也是他们能走到一起的机缘,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安身立命,行有余力则博取艺才,其实也是这帮人共同的血缘。比如,他们每个人都能诗能文,在此基础上,有人能弄书画、操古琴,其所达到的音乐境界亦非常高;有人不仅写诗、写散文、写传记文学,而且还能画,能画出草木之灵性;有人在博物考古之余,又关心诗与影视;还有一些成员做古玩收藏、艺术品收藏展示、主持等等,都得到了业界人士广泛的认可与好评。术业有专攻,业余也有专长,是他们每个人的特点,也是他们的共同特点。而这些个术有专攻、艺有特长的人聚在一起,不说他们能编能写能组织管理的主业,仅将他们的业余爱好合在一起,也可称得上有几分风雅了。
对于这本集子中的文章,我不想做什么评价,因为读到这些文章的朋友,自会有自己的感受与评判。这里,我只想把集子中非部落成员的作者情况简单说一说,以表示对他们的感谢。这本集子是在“三毛文学部落”新媒体平台上发表的作品的选集。这个平台还发表过一些诗歌作品,待以后专门出版诗集时再行选编。这些散文大部分都是部落成员的作品,他们对这个部落所做出的贡献,这里不再一一言表。要特别说明的是,支持这个平台的还有国内一些著名的老作家和年轻的实力派作家,他们为这个平台奉献的力作使这个平台大放异彩。在这些著名作家中,有我省旗手级作家南丁老人和能体现我省一个时代的诗歌创作高度的著名诗人马新朝。这一老一少已于丙申年先后仙逝,成为河南文坛沉重的悲伤,他们在这个平台发表的作品也成了他们的绝响,让我们为他们点燃心香,永远铭记感念。
限于本文的篇幅及考虑到读者朋友很可能产生的审美疲劳,对其他著名作家对此平台的贡献恕我不再一一列叙。在这里要特别说一说的是这个集子中书写故乡的文章,这些文章是这本散文集的主体。为什么要以故乡作为本集的主题呢?因为在部落成员看来,故乡就是我们原有的纯真、本来的良知、深广的温暖、无私的牵挂和恒久的向往,是善的根和美的源泉。在我看来,故乡对于我们每个成长着的游子来说,都是取之不尽的粮食、甘泉和清新的空气;与此同时,如果我们一旦成了带病之身,故乡则是我们走向健康的良药,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有着故乡情怀的人,最起码该是一个正常的人。唉,换个角度想一下,在如今的生活中保持正常生活、正常思想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和赞赏的事啊。反过来讲,如果一个人连故乡都不记得了,一个民族失去了乡愁,那么,他还是一个正常的人吗?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也许,这正是我们在这个平台创立的第一年即以乡音乡愁为中心主题的初衷。
要说的话其实很多,而要在一个序言中把话都说开,也是不可能且不可取的。序言中的一些看法与认识,并不代表这个部落的团队观念,也许只是我个人一路过来的一些感受,是一孔之见而已。
以此砖引诸玉。

2016年11月18日

【作者简介】
单占生,诗人,评论家,三毛部落成员。曾任河南文艺出版社总编辑,编审,郑州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新文学学会理事,河南当代文学学会会长,著名诗歌理论评论家。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