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三毛部落
消息树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8期
专题
逆流的力量
————理想主义的N个精神特质  
0 宋幸然 何佳颖

在理想主义普遍遭耻笑的时代,一个人仍然坚持做理想主义者,就必定不是因为幼稚,而是因为精神上的成熟和自觉。

“救世”情怀
他毕生追求共产主义的乌托邦,用坚定的信念与全世界对抗;他勇敢地飞蛾扑火、以卵击石,即使遍体鳞伤,也不曾向命运妥协;他身上有文艺青年的浪漫气息,也有革命者的反抗精神;他一生与摇滚无关,却凭借性格里永不熄灭的热情和反叛,成为全世界理想主义者的精神偶像。——是的,他就是“面对现实,忠于理想”的切•格瓦拉。

“理想主义”似乎生来就被历史与世俗所误解,甚至莫名背负上“不切实际、不自量力”的浅薄观念。但事实恰恰相反,理想主义者的高贵不但不是源于对现实的无知,反而是建立在洞穿了现实之后而义无反顾地做出某种反思、对抗、批判与构建。

1997年苹果公司推出一支广告,由乔布斯自己参与创作,大概不到一分钟,却让无数人内心澎湃。广告片里所致敬的知名历史人物,爱因斯坦、鲍勃•迪伦、约翰•列侬、爱迪生、甘地、希区柯克、毕加索......,他们被定义为“疯狂的家伙”。——“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由灵巧工具和伟大想法所支撑的理想主义”,这句话曾是乔布斯时代苹果公司的真实写照。

著名作家梁晓声曾说,我一直相信,这个社会,包括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是靠一小部分理想主义者推动的。如果没有莱特兄弟这二位天真的大男孩,人类不会有飞机。如果没有马丁路德金这样喜欢幻想的天真孩子,也不会有关于人权的大促进。当然,真正一辈子能够坚持下来的理想主义者并不多。绝大部分人年轻的时候都天真过,结果后来就慢慢地“成熟”了,就开始变得和周围的所有人一样。我们可以诚实地表示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但不能对有这种超常愿望的人失去敬意。


超越追求
理想主义更容易让人联想到“英雄文化”或者“雄性文化的魂”——犹如《遥远的救世主》中提及的“不打破点什么就不足以缘起主题”。

比如王石,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而他吸引我们的魅力远不只是有名、有钱、有地位、有思想、会管理……这些主流价值观念所能概括的基本认知体系。他在“成功”之余坚持投入到“自讨苦吃”的另类行动——放弃股权、登珠峰、叫板慈善、哈佛游学、对“野蛮人”说不,“不务正业”玩滑翔伞、划赛艇、做“红烧肉”……六十多岁依然保持大多年轻人才有的斗志、锐气与活力。也许这才是王石真正吸引人的魅力所在。

理想主义精神的价值在于“人的超越追求”。王石曾不止一次说过,一个社会总是有一些传统、规范和模式,而认识到这些模式的问题,重新组织要素,并成功为社会创造价值,这就是企业家精神。

我们试着发散开去理解,中国五千年的传统观念的确存在严重问题,我们的“皇恩浩荡的文化”,我们的小农意识,我们的“政治文化搭台”……这些千百年流传下来的观念,在改革开放、全球一体化的当下,已经最直接地阻碍了社会文明的进程。而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是否应该如王石这般意识到问题的存在,从而敢于冲在前面说不,继而去打破和推翻——敢于逆势而为,真正为一种文化或者文明的进步、为一种新的价值观念的建立和形成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王石早已超越了做成功企业家的追求,而人性的共性这时需要他找寻更高级别的存在方式。这种“存在方式”势必会与主流价值观念产生冲突。那是一堵墙,他要靠自己的意志去打破。这时候英雄文化就产生了。——英雄文化的本质就是打破,是对命运和宿命的不屈服和挑战,也是创造和引领。

著名学者、作家周国平说,在理想主义普遍遭耻笑的时代,一个人仍然坚持做理想主义者,就必定不是因为幼稚,而是因为精神上的成熟和自觉。


不合时宜
近两年,“不合时宜”成为热词,与自称“不靠谱”作家的许知远不无关系。最近的《十三邀》第二季,许知远对话马东、李诞,被称迂腐僵化、自命清高、不合时宜,遭遇着前所未有的网络“群嘲”。

微博名人和菜头评论说:人们肆意嘲笑他,说穿了不过是在最近这几年里,许知远没有在新媒体上斩获足够多的名望和金钱,所以,任何在这浪潮里有所斩获的人都可以在他面前获得一点心理上的优越感。可是,许知远所做的,不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做的事情么?时机、时代甚至时间都不在他的那一边,但他的司职所在,不就是不断提出一些不合时宜的问题么?

在当下这种商业气氛浓郁、娱乐至死以及享乐欲望充斥的时代里,难免让人想到许知远笔下经常写到的1920年代那一批西方知识分子。他们曾是巴黎文艺景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海明威、菲茨杰拉德、帕索斯、考利……这些被称作“迷惘的一代”的作家,他们曾经用自己尖锐的目光与思想,重新审视着时代喧嚣之下所发生的一切。面对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繁荣和国民的精神空虚与道德堕落,他们高举着充满理想主义信仰的旗帜,借着欧洲的现代主义视角,大胆质疑、批判,表达着对于现实的不满,并试图重新建立一种新的社会文明秩序。那是令人怦然心动的时代。他们也曾那么不合时宜过。

“或许我们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但个人的抵抗、内心的抵抗却仍可能。当你抱怨整体的沦丧时,并不意味着你个人一定沦丧。你可以谈论历史与记忆,音乐与诗歌,人生的丰富,理解他人的痛苦,扩展生活的维度。你不必成为斗士,却可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有思想与情感深度的人。”许知远在《失忆的荣耀》中这样写着。


大地之盐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话恰如其分地昭示了我们大部分人的困境。在如今甚为流行的简单的二元对立思维模式之中,似乎一讲到理想主义,就意味着抵抗世俗,似乎神圣与世俗是形同水火,势不两立。但著名的思想家罗曼•罗兰却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理想主义者”似乎永远在寻找生存的意义。柏拉图穷其一生,试图建立财产公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国”;比柏拉图早120多年的孔子也有这样的思想,他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其实有学者说,中国从儒家的《大学》——止于至善,到《礼记》中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从士大夫阶层的理想主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到《孙子兵法》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从道家的主张——无为而治,再到佛教的普度众生等。从诸子百家的思想可见,中华文化的本质是对理想主义的追求。

北大哲学系教授、哲学博士何怀宏在其《心怀生命》一书中这样写理想主义者:这世界上的变化,大都是由理想主义者带来的。没有他们,我们会生活在一个远比现在要单调得多的世界上。他们常常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但正是由于他们,许多本来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后来却变得可能了。在这个意义上,理想主义者是可宝贵的,他们是世界上的盐。

理想主义者可宝贵的另一点在于:他们往往是超越利害考虑的。如果所有人都是只知道利害,那也够乏味的,够让人沮丧的。我们每一个人心里可能都藏有或大或小的这样一点火焰,即使我们足够冷静和明智到并不会将之全都付诸实践—这常常是有道理的,我们也应当珍惜它,不要完全泯灭它,并且,我们还应当学会理解和敬仰那些用理想点亮和燃尽了自己生命的人。


(文字执笔:宋幸然)


致敬良知
余光中在《致孩子》中写道: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在童年,我们讲英雄故事给你听,并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英雄,而是希望你具有纯正的品格。少年,我们让你接触诗歌、绘画、音乐,是为了让你的心灵填满高尚的情趣。……不管世界潮流如何变化,但人的优秀品质却是永恒的:正直、勇敢、独立。
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精神,崇高的事业需要崇高的追求。无论哪个时代,社会和公众对于哪些充满理想主义情怀,并为之奉献的个体都带有不可名状的感情——崇尚却暗含一丝不解,仰望却难以完整模仿。
在每段历史进步的过程中,社会中的不完美被理想主义者发现,随之发觉改善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只要还有这种可能性存在,理想主义就总还有它的生命力。理想主义的要义在于它要为这种平静的生活注入一丝灵气,有些人也正在借助着这股灵气为理想主义增加更多的现实意义。
几经修葺的岳阳楼里,所镌刻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已经融入这个民族的道德血脉,一代又一代的英雄模范、时代先锋、道德楷模,为这个社会带来向上向善的正能量,让些许的冷漠、不公和颓废慢慢融化……
从“遵德性、道问学、致良知”到“人人皆可为舜尧”的中国儒家传统,从“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使命到“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理想主义的光芒,就在所坚守的情怀、底线、正义和良知之间。

坚持与热爱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上海明珠美术馆。“安藤忠雄展•引领”在这里举行开幕展览,也是安藤首次在自己设计的美术馆中举办建筑回顾展。参与其中的观众都被安藤光之建筑的经典设计理念与美术馆空间的完美融合所震撼。这座书店与美术馆结合的设计以“艺术+阅读”的独特形式吸引着好奇与探求的目光。
熟悉安藤忠雄的人都知道,他一生非常具有传奇性。在成为建筑师前,他曾是货车司机,也曾是战绩斐然的职业拳击手,之后在没有经过正统建筑专业训练的情况下,却成为如今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之一。
任何一个新的开始都不会太容易,从 60 年代开办建筑事务所到 70 年代末之前,安藤始终处于苦闷之中,因为没有人会找一个没有任何学历背景和作品的人去设计自己的房子。对于建筑的热爱与坚持,广泛多方面的阅读与旅行,亲身体验这些历史建筑而获得启发,直到今天他仍持续而不间断让许多天马行空的想象,惊世骇俗的理念被运用在他的作品当中。
在一段影像中,安腾缓缓地讲述,2009 年,自己的胆囊、胆管和十二指肠被发现有癌细胞后,被全部摘除。5 年后,因为同样的原因,肾脏和脾脏也被摘除。这样的变故,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会是致命的摧残,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但当时已经近 70 岁的安藤却不以为然,手术后依然活跃在世界建筑舞台上,并且不断开始了自己的大型展览。
对于目标的笃定、坚持、毅力与热爱,安腾将理想之余现实做了最好的诠释。

敬畏未来
孩童般的好奇心,以及对未来世界的敬畏与探求欲,是很多理想主义者的相通特质。正如这些特质所映射的那样,敏感的情绪,细微的变化与感知,会使得内心具有这些情结的人更容易感受到变化与痛苦。这种变化又会反作用于他本身,令理想中的目标更为清晰,对目标的实现更为迫切。
海明威在《真实的高贵》中写到的那样:风平浪静的大海,每个人都是领航员。 但是,只有阳光而无阴影,只有欢乐而无痛苦,那就不是人生。
如今,全世界都为之疯狂的马斯克也曾进入人生的低谷。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他的火箭三次发射失败,数千万美元的投入化成爆炸后的大火球,因为研发成本过高,他的公司Tesla也濒临破产。这个世界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什么,哪些会影响到人类的未来。对于这个问题,他给出了互联网,可持续能源和空间探索的答案,并依次扔下Paypal,Tesla Motors和SpaceX三个重磅炸弹。2011年,马斯克将所有的未来赌在火箭和电动车,并最终收获了成功。
马云在阿里巴巴18周年年会上提到 “阿里巴巴可以失去一切,但不能失去理想主义”;王石用《让灵魂跟上脚步》作为自己重走玄奘之路的书名;这些改变了中国商业社会格局,同时又创造着商业历史的人们无一不有着同样深刻的自我认知。社会的变化与进步始终伴随着理想主义的明灯。
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中,王尔德的这句话都值得我们仔细回味:一张没有乌托邦的世界地图是丝毫不值得一顾的。


(文字执笔:何佳颖)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