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三毛部落
消息树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58期
专题
让理想照进现实
————探寻散发理想主义之光的品牌基因  
0 宋幸然 耿静

理想主义之所以能攫住人心,就在于生命的自我实现。

——鲁道尔夫•奥伊肯(德国哲学家)

无论社会如何变迁,我们都需要理想主义的存在,它是时代向前的动力,是理想生活的灵魂,也是让情怀落地的信仰。它是一种进取、引领和超越的力量。罗伯特•勃朗宁曾写道:“一个人的探索,应远远超出他的所能,不然要天堂何用?”

Google :以偏执理想主义探索未来

信仰“技术必将改变世界”并大胆付诸行动,是硅谷一项可贵的传统。从Microsoft、Apple到Google、Facebook,几乎一脉相承。比尔盖茨希望人人都能用上电脑,乔布斯希望通过一件东西改变世界,拉里•佩奇希望网络解决世界的“信息民主化”,扎克伯格希望用技术“重新定义平等”。不同时代的标志性企业家,都有一样的精神内核,他们相信那些看起来疯狂的事情。正是在这种理想主义的驱动下,硅谷才产生了如此波澜壮阔、前仆后继的创业神话。

这其中,Google 可谓是最具理想主义色彩和创新精神的互联网企业。2015年Google 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出过一本书《重新定义公司》,以自己的亲身体验深入解读Google的企业文化和管理哲学, 曾一度风靡。 拉里•佩奇在里面说过很重要的一句话:“我觉得一般人都倾向于思考那些既已存在的事物,而Google的任务就是去思考那些一般人尚未想到却非常需要想的事。”

这也就不难理解Google X实验室的诞生——这也许是世界唯一一个鼓励、甚至要求定期探究“荒唐”想法的组织。它默默地深入了解太空升降梯和冷核聚变,曾尝试设计磁悬浮式的悬浮滑板,也曾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生产无人驾驶汽车......它内部倡导“先做最难做的事”和中国人难以理解的“鼓励失败“的文化。Google X的目的不是解决Google 的问题,它也没有肩负慈善的使命。它存在的终极目标是,创立一些改变世界的企业,它们可能最终成为下一个Google 。

Google毋庸置疑可以称得上伟大企业,但其伟大并不单单是因为它用了短短十几年时间创造出了诸如Android,Chrome,搜索,Gmail等无数伟大产品,更重要的是,它在用一种近乎偏执的理想主义信念不断探索着人类的未来,以及如何用科技改变人们的生活。


万科:继续高举理想主义大旗

今年1月23日在水立方,曾登过珠峰,划过赛艇的王石发表了一场名为《回归未来》的演讲。过程之中王石一度泪流满面,而演讲背后所分享的传奇人生无不令人感慨……在谈到“放手”万科时,他说:“我的放手不是对万科的现状满足了,而是因为我有一个理想,我想他做到伟大,想要创造一种文化,超越公司本身的行业影响,给社会带来一个正面作用。”

不可否认,王石为万科留下了一个团队、一个品牌、一种机制、一种文化以及一种对中国商业模式真正有价值的探索。从股份制改造住宅产业化,从引入事业合伙人制度到世界500强,万科一直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化发展潮流的领跑者。

当我们谈论起万科或王石,不自觉就会联想到一种理想主义的色彩。自创业开始王石带领万科所信奉的“阳光下的利润”“丰盛人生”“尊重生命”等商业伦理,在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中得到了有力验证,并支撑和成就了具有标杆意义的万科。万科对标学习索尼公司、无印良品、新鸿基地产以及汇丰的事件依然被广泛谈论;万科十几年前的广告依然被奉为行业经典;在大多房企都普遍推行精装修、住宅产业化、绿色建筑的当下,我们可能早已忘记这是万科十多年前就努力倡导推行的东西......

也许新时代的人们并不能完全理解诞生于情怀满满的80年代的万科。它自身拥有一种锐意进取、超越自我的精神。这种精神源自于王石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情怀。而在如今羞于谈情怀和理想的时代氛围中,销售规模登顶房企榜首的碧桂园们,似乎与“三好学生”万科之间还差着几个绿城。

2月1日,在万科新总裁见面会上,郁亮依然掷地有声地表示,王石高举的理想主义大旗万科一定会高举下去。


诺贝尔文学奖:理想主义的荣光与灯塔

“许多许多的历史,才可以培养一点点传统,许多许多的传统,才可以培养一点点文化。”这是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公报中的一句话,当年授予美国音乐人兼作家鲍勃•迪伦时曾引起不小的争议。其中最大的争议之一就在于诺贝尔奖该不该颁给一位歌者。

的确,诺奖从诞生那天起,便因其朦胧的评判标准备受争议,但“理想主义”的倾向始终相随。大概很少有人知道,这项文学巨奖的评奖并没有明确的标准,却有一条“理想主义倾向”原则。诺贝尔在提出这个奖项概念的时候,希望将奖金授予那些具有理想主义的人。

于是,在历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中,我们时常可见“理想主义”的字样,比如1925年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的授奖词中便如是写道,“由于他那些充满理想主义及人情味的作品——它们那种机动性讽刺常含蕴着一种高度的诗意美”;再比如1926年意大利女作家格拉齐亚•黛莱达的授奖词,“为了表扬她由理想主义所激发的作品,以浑柔的透彻描绘了她所生长的岛屿上的生活;在洞察人类一般问题上,表现的深度与怜悯”。

也许“理想主义”自诞生起也许就是个迷人的概念,它一度成为人类仰望和追求的精神标杆。1908年凭借作品《精神生活漫笔》而获奖的德国哲学家奥伊肯说,“理想主义之所以能攫住人心,就在于生命的自我实现。”它吸引人们为之努力奋斗,从而实现生命应有的价值。
这种精神的向上力量,激发着人们勇敢地冲破现实并超越现实的限制。在庸俗和枯萧的日常生活之中,人们希望靠理想主义的浪漫色彩和想象力来呈现生活的另一面。“文学能够向我们提示永恒的真理,将生活提高到超越日常喧嚣繁杂的高度,并支持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的求生信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设立这项奖励,给文学以荣光,至此,文学才能扮演它理想中的角色。”致力于理想主义书写的奥伊肯说。

理想国:想象另一种可能

“我们日常所做的,并非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都是琐琐碎碎的具体事情,但这些事情很重要。再宏大的梦想,都是建立在这些细节之上的。”这是“理想国”创始人刘瑞琳在一次关于品牌发展的演讲中说过的话,真诚朴素,一如他们出版的书籍。

出一两本好书不难,但常年持续出好书,就会凝成一种出版的品格与气质。8年来,“理想国”坚持自己的态度和品质,成为很多知识分子和文艺青年的精神家园。它的作者群包括了陈丹青、蔡国强、徐冰、贾樟柯、侯孝贤、木心、白先勇、龙应台、约翰•伯格、帕蒂•史密斯、柳宗悦、原研哉、隈研吾等近百位各个领域的重要人物。2015年6月,由作家、媒体人、华人地区具有影响力的文化观察者梁文道出任策划人,“理想国”全面推出影像计划“看理想”,将有意义的知识与观念以视频影像的方式公之于众,用文学和艺术的眼光继续探讨新时代下的公共理念与价值。

可贵的是,“理想国”一直保持着对一个理想社会的期待,并用开放的眼睛,看待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想象另一种可能的存在。它不仅是一家独特的出版机构,以文字、影像和思想跟这个时代发生关系,更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群,聚集着众多学者、作家、艺术家,他们与公众交换经验、观察与思考。梁文道曾说,“在当下如此艰难的出版环境中,要维护这个‘文化人的共同体’,不仅需要专业、娴熟和独到的眼界,更需要理想主义者的勇气、热情、创意和执著。”

今年3月,“看理想”联合CHAO,举办第一届“室内生活节”。在一个月时间内,集中呈现五十余场文艺活动、京都匠人及生活类型工作坊。在当下嘈杂纷纭的都市生活与网络社交时代,“理想国”依然带着自己独有的“固执”与“理想”,踏上了探索生活方式领域的全新旅途。

华为:一棵理想主义的大树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十年,或者说前15年,企业界曾经有过一个短暂的骑士时代。一批充满了理想主义精神,献身精神,家国情怀,甚至充满了清教徒精神的,从不同领域里,从体制内走出来的小人物,开始了在刚刚经历浩劫的那样一个背景上的商业长征。这批企业家是那个时代里缺乏梦想精神、缺乏骑士文化的国土上的一批商业骑士。

华为25年前以两万人民币起家,十几个人,没有技术,没有自己的产品,主要工作是在做交换机的倒买倒卖。但当时的任正非敢于提出来“二十年后通信制造行业全球三分天下,华为有其一”的宏伟目标。今天华为在这个行业里已经成为全球的领导者。如果任正非不是一个与生俱来的理想主义者,甚至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就不会有华为的今天。

理想主义者任正非,把华为的总体战略描述为一棵大树:“华为有一棵大树。树干就是大数据、云,也就是管道。树干上有许多枝杈,枝杈上边挂着许多果,就是运营商,就是千百万家运营商,就是千千万万的企业用户。他们都要在这个树上开花结果。大树的根是最终客户的需求,不是运营商的需求。最终客户的需求和体验,是我们最丰富的营养。只有最终客户才可以是华为的根”。

25年来,华为只做了一件事儿,就是通信制造业。从未涉足房地产,涉足资本运营,这在中国企业,甚至在世界企业中也是不多见的。作为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华为能够把理想跟梦想推进到战略层面,进而推进到战术执行的层面,实现所谓的梦想成真。


阿里巴巴:理想主义与家国情怀

人们一直认为阿里巴巴的技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中最差的,百度李彦宏懂技术,腾讯马化腾学技术,而马云根本不懂技术。但正因为不专业,才尊重并且敬仰。

从阿里巴巴成立以来,加入过阿里的大概有6万人,有3万多员工在这十五年里离开了阿里。而每个离开阿里的员工都有个极度纠结的过程。因为阿里不像一家普通的商业公司,它特别的理想主义,成立至今始终在用使命感、价值观感染走进它的每一个人。

在阿里巴巴创办的前四五年里,每当有新员工进来,马云一定会花两个小时时间跟大家交流。他会这样传递企业价值:我一定不承诺你们会有钱,不承诺你们会当经理,不承诺你们会买到房子和汽车,但你们的眼泪、委屈、冤枉、倒霉,我们公司一个都不会少,都会给你们。
你既要活着,还要为理想奔命,确实比较辛苦。但是我相信,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是务实的。

回望过去的十五年,阿里最主要的财富就是有一批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员工。阿里的第一个产品是员工,其次才是软件、技术,再次才是淘宝网。只有员工变化了、成长了,阿里的客户、产品才会发生变化。这一点是这个企业一直坚持的。直至今天,这些理想主义色彩一直影响了阿里人的思想、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在马云看来阿里同所有18岁的人一样,有无知、有天真,但这些也是最弥足珍贵的地方。他在一次演讲中说:“让阿里巴巴坚持18年的是因为我们有理想主义,坚持理想主义使阿里巴巴走到了今天。我最担心的是我们的员工,看到自己拥有这一切的时候,忘却了理想主义。如果人没有了理想,这个人会活得非常无趣。而由人组成的组织失去了理想,一个公司失去了理想,就只是一部赚钱的机器。”

马云向6万名阿里人提出了我们必须要有“家国情怀”和“世界担当”的要求,“必须考虑自己的家、考虑每个人的家,考虑这个社会,考虑这个国家,考虑世界的担当,阿里才会赢得尊重。”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